蔡葉雷

2013年 的 復 活 節 . 我 們 一 家 受 李 律 師 的 邀 請 來 到 了 以 馬 內 利 教 會 . 當 天 到 達 教 堂 時 , 主 日 崇 拜 已 經 開 始 , 我 和 我 先 生 以 及 我 們 的 一 個 朋 友 一 起 被 領 到 了 前 排 , 站 在 座 位 前 被 眼 前 的 景 象 震 住 了 : 台 上 一 班 樂 隊 瘋 狂 的 又 唱 又 跳 , 台 下 所 有 的 人 都 在 手 舞 足 蹈 , 一 個 個 好 像 全 被 洗 過 了 腦 , 每 一 位 都 臣 服 在 一 個 LEADER之 下 , 這 種 情 況 極 似 中 國 現 在 的 傳 銷 模 式 , 台 上 有 一 位 講 師 在 激 情 的 講 , 台 下 的 學 員 齊 聲 奮 力 回 應 . 我 搞 不 清 狀 況 , 但 我 們 為 了 尊 重 教 會 還 是 一 直 站 著 , 只 是 覺 得 很 別 扭 , 沒 想 到 教 會 居 然 和 我 想 像 的 不 一 樣 , 為 什 麼 他 們 這 麼 瘋 狂 , 為 什 麼 教 堂 不 是 一 個 安 靜 的 地 方 . 難 道 現 在 是 信 教 也 是 靠 傳 銷 的 模 式 嗎 ? 我 們 不 會 被 關 起 來 出 不 去 吧 , 直 到 信 教 為 止 ?

大 約 一 小 時 以 後 , 終 於 可 以 坐 下 了 , 記 得 那 天 教 會 請 的 是 台 灣 的 朱 牧 師 前 來 講 道 , 印 象 中 他 講 了 很 多 關 於 醫 治 的 見 證 , 我 記 得 他 有 提 到 死 人 復 活 的 事 , 我 覺 得 太 誇 張 了 吧 , 信 神 能 醫 治 這 樣 的 話 不 就 沒 死 人 了 . 我 雖 然 懷 疑 但 是 在 場 所 有 的 人 都 相 信 , 我 覺 得 他 們 真 的 都 被 洗 過 腦 了 , 但 是 沒 有 可 能 大 名 鼎 鼎 的 李 律 師 也 會 被 洗 腦 , 她 為 什 麼 也 會 在 其 中 , 可 能 她 要 負 責 教 會 的 營 運 吧 . 講 道 結 束 , 教 會 很 多 姐 妹 就 拿 著 決 志 表 格 來 勸 我 們 入 教 吧 , 信 耶 穌 好 啊 ! 我 馬 上 就 說 我 們 都 是 信 佛 的 , 我 們 信 了 佛 是 不 可 以 信 教 的 , 而 且 佛 在 我 們 身 上 也 有 見 證 . 眾 人 都 圍 著 說 , 以 前 我 們 也 信 佛 , 現 在 都 不 信 了 , 這 個 神 才 是 最 大 的 . 我 想 只 是 換 個 人 拜 而 已 沒 必 要 和 你 們 一 樣 吧 . 可 是 還 是 被 傳 道 等 一 群 人 圍 著 叫 我 們 填 表 , 我 們 還 沒 有 心 理 準 備 今 天 是 來 入 會 的 , 只 是 來 看 一 看 , 沒 想 到 真 的 是 和 傳 銷 一 樣 , 要 我 們 馬 上 加 入 , 怎 麼 辦 ? 之 前 我 信 佛 也 是 我 先 生 信 我 才 跟 著 信 , 我 問 先 生 , 你 入 嗎 ? 你 入 我 也 入 . 我 先 生 有 些 猶 豫 , 但 後 來 他 說 你 幫 我 填 表 , 入 吧 . 說 完 人 就 跑 沒 了 , 丟 下 我 一 人 困 在 人 群 裡 . 我 想 這 事 不 可 代 勞 吧 , 你 還 是 自 已 填 吧 , 我 就 和 眾 人 說 我 們 需 要 回 去 考 慮 一 下 , 我 們 還 沒 有 準 備 .

回 家 後 我 和 先 生 商 量 , 入 不 入 教 會 . 你 入 我 也 入 , 你 不 入 我 也 不 入 . 他 考 慮 了 一 會 兒 說 還 是 填 表 吧 , 可 是 我 說 教 會 在 倫 敦 , 我 們 以 後 不 可 能 每 週 都 去 吧 , 太 不 方 便 了 . 但 還 是 應 了 老 公 把 表 都 填 好 了 . 第 二 周 就 交 去 了 教 會 . 我 們 試 著 開 始 相 信 耶 穌 基 督 , 求 他 給 幫 助 我 們 家 渡 過 難 關 .

牧 師 帶 著 他 的 團 隊 也 來 到 我 們 家 中 給 我 們 祈 禱 . 當 時 家 中 有 一 個 緊 急 的 困 難 , 誰 也 幫 不 了 , 真 的 只 有 神 能 幫 助 了 . 他 日 夜 擔 心 , 天 天 失 眠 . 我 對 神 說 如 果 你 真 的 可 以 幫 助 我 老 公 解 決 這 問 題 , 我 就 信 你 . 幾 周 過 後 , 這 個 困 難 終 於 解 決 了 . 我 心 想 這 一 定 是 神 在 做 工 了 .

自 此 之 後 , 於 是 我 每 週 都 去 教 會 聽 道 , 唱 讚 美 歌 , 很 多 次 都 會 感 動 到 落 淚 , 只 要 一 唱 到 耶 穌 為 我 流 寶 血 就 很 難 過 , 因 為 耶 穌 為 我 洗 淨 了 罪 . 我 也 常 常 禱 告 , 祈 求 神 給 我 祝 福 , 我 感 覺 神 能 聽 到 我 說 的 . 我 現 在 知 道 為 什 麼 每 個 人 都 那 麼 瘋 狂 的 敬 拜 了 , 那 是 因 為 神 真 的 很 愛 他 們 , 他 們 也 很 愛 神 , 神 常 常 把 恩 典 賜 給 我 們 . 我 從 信 主 以 來 堅 持 每 週 參 加 主 日 崇 拜 , 從 未 間 斷 . 我 開 始 在 教 會 執 事 的 指 導 下 看 聖 經 , 和 教 會 姐 妹 探 討 和 分 享 自 已 認 識 神 的 疑 問 和 體 會 , 現 在 已 經 把 自 已 , 老 公 , 父 母 , 孩 子 和 生 意 全 部 都 交 到 神 的 手 上 了 . 特 別 是 我 婆 婆 腦 出 血 的 那 段 日 子 , 讓 我 徹 底 服 了 神 , 醫 院 通 知 家 屬 要 簽 字 做 手 術 , 我 老 公 連 夜 趕 回 中 國 , 我 在 家 一 人 日 夜 禱 告 , 來 到 教 會 眾 姐 妹 又 齊 聲 為 我 婆 婆 禱 告 , 我 站 在 姐 妹 中 間 不 停 地 落 淚 , 沒 想 到 我 老 公 回 去 的 第 二 天 腦 內 就 不 出 血 了 , 身 體 一 天 天 在 恢 復 . 感 謝 神 的 醫 治 大 能 , 感 謝 眾 姐 妹 的 齊 心 禱 告 , 神 愛 我 們 每 一 個 人 . 我 們 的 神 是 垂 聽 禱 告 的 神 , 我 們 的 神 是 萬 能 的 ! 阿 們 !

蔡 葉 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