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英寸的囊腫全完消失

自 2 0 1 4 年 7 月 , 我 因 發 現 身 體 的 改 變 而 感 到 擔 心 。 我 決 定 把 症 狀 告 訴 我 的 G P 。 然 後 我 被 安 排 到 醫 院 去 做 掃 描 , 以 便 得 到 一 個 診 斷 。 醫 院 掃 描 的 結 果 顯 示 我 的 左 卵 巢 有 一 個 2 英 寸 的 囊 腫 。 醫 院 告 訴 我 要 與 醫 生 預 約 , 討 論 掃 描 的 結 果 。 3 天 後 的 1 0 月 1 0 日 傍 晚 , 我 接 到 醫 生 的 電 話 , 他 們 要 收 集 我 的 驗 血 表 格 , 並 要 進 行 緊 急 驗 血 , 因 為 他 們 懷 疑 囊 腫 癌 變 。 收 到 醫 生 的 電 話 後 , 我 感 到 麻 木 , 完 全 糊 涂 了 。 這 是 一 個 完 整 震 驚 我 的 消 息 。 在 接 下 來 的 2 個 晚 上 , 我 無 法 入 睡 , 我 哭 了 , 做 過 最 壞 的 打 算 。 那 時 候 我 一 直 在 想 ,   如 果 我 不 能 照 顧 我 的 女 兒 , 應 該 怎 樣 計 劃 和 安 排 她 以 後 的 生 活 。 我 內 心 滿 是 憂 慮 , 盡 管 表 面 保 持 堅 強 。 等 待 驗 血 結 果 的 時 間 感 覺 像 是 永 遠 那 麼 久 。

宋 牧 師 在 主 日 禮 拜 中 為 我 禱 告 。 那 時 , 上 帝 感 動 了 我 , 我 聽 到 他 的 話 , 釋 放 出 我 所 有 的 眼 淚 。 幾 天 後 , 我 的 醫 生 告 訴 我 說 驗 血 結 果 是 正 常 的 。 我 感 到 很 放 松 , 就 像 我 肩 膀 上 的 巨 大 負 擔 被 卸 下 了 。 之 後 我 的 醫 生 在 一 個 月 後 安 排 了 一 個 後 續 掃 描 , 以 便 監 察 囊 腫 的 大 小 來 確 定 行 動 方 針 。 我 一 直 向 上 帝 祈 禱 把 我 身 體 裡 的 異 常 都 去 除 。

我 完 全 相 信 上 帝 是 全 能 的 治 愈 者 , 因 為 我 聽 到 過 其 他 弟 兄 姐 妹 的 神 跡 證 詞 。 我 知 道 1 1 月 2 日 將 有 一 個 治 愈 服 務 , 所 以 我 祈 求 上 帝 能 聽 到 我 的 祈 禱 。 就 在 那 一 天 , 通 過 宋 牧 師 的 祈 禱 我 感 覺 到 上 帝 的 存 在 , 他 知 道 我 多 麼 拼 命 地 禱 告 和 需 要 他 的 醫 治 。 這 是 我 的 祈 禱 得 到 的 應 許 。

在 1 1 月 1 1 日 的 第 二 次 掃 描 , 我 問 醫 生 囊 腫 有 沒 有 變 小 。 他 告 訴 我 , 他 看 不 到 任 何 的 囊 腫 , 它 已 經 消 失 了 。 我 簡 直 不 敢 相 信 我 所 聽 到 的 。 我 只 好 問 了 醫 生 兩 次 , 他 給 了 我 同 樣 的 回 答 。 那 段 時 間 , 我 祈 禱 囊 腫 能 變 小 , 但 它 不 是 變 小 而 是 完 全 消 失 。 神 的 手 醫 治 了 我 , 讓 我 得 到 平 靜 , 每 天 晚 上 安 撫 我 的 睡 眠 , 我 知 道 能 放 心 地 把 我 的 生 命 交 在 他 手 裡 。 我 把 完 全 的 信 任 交 給 神 , 因 為 我 知 道 他 永 遠 不 會 放 棄 我 。 上 帝 是 我 最 棒 的 醫 治 , 在 身 體 上 , 感 情 上 , 以 及 最 重 要 的 在 精 神 上 。 我 知 道 他 一 直 與 我 同 在 , 守 護 著 我 的 生 活 。 通 過 他 的 獨 生 子 耶 穌 為 了 我 們 被 釘 死 在 十 字 架 上 , 因 他 灑 下 的 寶 血 我 們 能 免 受 痛 苦 , 他 是 我 們 的 救 主 , 我 要 把 我 全 部 的 信 心 和 信 任 給 他 。 我 要 感 謝 宋 牧 師 和 弟 兄 姐 妹 在 此 期 間 的 祈 禱 和 祝 福 。 禱 告 的 能 力 是 驚 人 的 。 我 真 的 被 上 帝 感 動 , 因 他 在 我 生 命 的 存 在 , 我 會 永 遠 傳 揚 他 的 榮 耀 。

C h a n
1 1 . 1 1 . 1 4